當前位置: 首頁 » 新聞資訊 » 農業新聞 » 國內動態 » 正文

普法宣教識別贍養誤區

放大字體  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:2019-06-20  來源:農民日報  瀏覽次數:8457
內容摘要:安徽省廬江縣建立健全村(社區)調解機制,以理教育當事人,拋棄贍養舊觀念;以法引導當事人,樹立贍養新風尚;以行感化當事人,履行

安徽省廬江縣建立健全村(社區)調解機制,以“理”教育當事人,拋棄贍養舊觀念;以“法”引導當事人,樹立贍養新風尚;以“行”感化當事人,履行贍養義務。4年多來,該縣調解父母“不給帶孩子,不贍養”糾紛24起、“出嫁女,不贍養”糾紛17起、“分家不公,不贍養”糾紛12起,調處“死不繼承,生不贍養”糾紛9起、父母“沒給蓋房子,娶不來媳婦,不贍養”糾紛5起,提高了家庭子女贍養老人意識。

本文選取了本縣發生的兩個贍養糾紛案例作為典型教材,以案說法,引導群眾走出贍養誤區。

案例一:不給帶孩子,不贍養

61的農民肖某玉夫婦因自己要種植承包地,沒有時間帶孫女,于是兒子兒媳與肖某玉夫婦大鬧一場。最后,兒子兒媳請家族父輩和兄弟作證人,與肖某玉簽訂一紙一式三份的“家庭協議”。協議上第一條特別強調,父母因不給帶孩子,以后將不贍養父母。從此,斷絕父子關系。

肖某玉夫婦為何不給兒子帶孩子呢?還有另一個原因,就是兒媳迷戀麻將桌。肖某玉夫婦對此看不慣,便與兒子分家生活。孫女出生后不到一周歲,兒媳又沉浸在麻將桌上。肖某玉夫婦一橫心,以自己要種植承包地,沒有時間為由,決意不給兒子繼續帶孩子。豈知,不給帶孩子,引發家庭糾紛,最終兒子兒媳與肖某玉簽訂“不給帶孩子不贍養”的協議。后來的生活中,兒子兒媳與肖某玉夫婦不相往來,宛若路人。

孫女9歲那年,肖某玉患癌做了手術。臥床不起之際,急需有人照料。雖然有人給其在合肥打工的兒子兒媳打了電話,其兒子兒媳答道:早已斷絕父子關系,不回家。

【點評】因父母不給帶孩子,則不贍養父母的“家庭協議”,不僅不受法律保護,而且與公民道德相悖離。法律規定,子女對父母有贍養扶助的義務。子女不履行贍養義務時,無勞動能力或生活有困難的父母有要求子女付給贍養費的權利,這種義務的存在是基于父母與子女間的身份關系為條件的,只要父母與子女間的關系存在,子女有負擔能力,就要履行贍養義務。案例二:出嫁女,不贍養

2018年7月,王某光、王某才兄弟倆因之前母親治病至去世的費用,以及不久前治療父親食道癌又花去5萬多元醫藥費的事兒,與出嫁的姐姐王某燕鬧得不可開交。

王家兄弟倆認為:姐弟三人,從小都由父母養育。上小學和初中,穿衣吃飯,是父母辛辛苦苦把3個子女一個一個培養大。父母老了,生病住院,需要贍養,子女應該盡到贍養義務。作為姐姐,必須承擔贍養義務,不能推辭不管。

王某燕認為:“嫁出去的女兒,如潑出去的水”;父母親健在時掙得的所有收入,自己沒有分享,全部用于兩個弟弟建房、娶媳婦。再說,娘家的房屋等家產,不可能有自己的份兒。因此不承擔母親和父親治病的費用,自己與父母的經濟關系已經了結,沒有贍養父母的義務了。

【點評】“出嫁的女兒與娘家父母的經濟關系已經了結,沒有贍養父母的義務了”,這是錯誤的。我國法律規定,子女有贍養父母的義務。即便出嫁了,也要贍養父母。這種贍養主要包括3個方面:經濟上供養,生活上照料,精神上慰藉。子女不履行贍養義務時,父母可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,請求依法采取強制措施,促使其子女履行法律義務。

與此同時,需要特別指出的是:根據我國繼承法的規定,繼承權男女平等,子女均為父母遺產的第一順位繼承人,同一順序繼承人繼承遺產的份額,一般應當均等。繼承人應當本著互諒互讓、和睦團結的精神,協商處理繼承問題。遺產分割的時間、辦法和份額,由繼承人協商確定。協商不成的,可以由人民調解委員會調解或者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。

農村網  責任編輯:農村網
 

      溫馨提示:您正在瀏覽的文章是“普法宣教識別贍養誤區”
      原載地址:http://www.rqapbl.tw/news/20190620/65849.html
      版權聲明:本網站刊載的資訊由網友提供分享,資訊內容純屬作者個人觀點,不表示農村網同意其說法或描述,僅為提供更多信息,也不構成任何建議。網友轉載請注明原作者姓名及出處。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權,請與我們聯系。對于農村網的原創作品,受國家知識產權保護,版權屬于農村網所有。轉載務必注明出處及作者。凡用于商業用途需征得書面同意,否則追究法律責任。
 
 
[ 新聞資訊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訴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關閉窗口 ]

 
參與評論

 
推薦圖文
農業網站建設_農業網站設計_農業網站制作
推薦新聞資訊
點擊排行
 
網站首頁 | 關于我們 | 聯系方式 | 使用協議 | 版權隱私 | 幫助中心 | 網站地圖 | 商務合作 | 網站留言 | RSS訂閱
工信部信軟〔2015〕440號   農市發[2016]2號   國發〔2015〕40號   農發〔2017〕1號   中央一號文件
 
香港内部透码2019